更多>>方志动态

龙脊水酒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6-12-28 16:14:00  | 来源:
 龙脊水酒
  龙脊水酒是道地的土酒,它虽然不是很有名,但享誉全县,成为各族人民人人交口称赞的美酒。龙脊水酒是道地的土酒,有东方魔水的美誉。龙脊水酒口感芳醇爽口,润脾生津,可以品尝,但可别喝多。水酒纯属上等糯米之原汁,用土制酒药酿造密封后兑冲甘泉而成,芳醇爽口,润脾生津,营养丰富。人说龙脊十三寨人,肌肤红润,健康长寿,是常年饮食佳酿之故。其中有一种推为上乘的陈年窖酒,几十斤的糯饭,溶成一小团沉于坛底,此酒澄清见底,滴而成丝,喝了沾唇;其味芬芳蜜甜,极为爽口,欲罢难止。不过需当心其后劲,虽醉力迟缓,但一醉即倒,数日方醒。这种酒一般人难于喝到,游人需深入壮家,被主人奉为上宾,视为至爱亲朋,方能一饮。

 

   提起龙脊,你第一时间肯定会想到享誉国内外的龙脊梯田,想到梯田上世外桃源般的秀美风光,以及那里壮乡、红瑶等浓郁的民俗风情。当然,哪天你到龙脊旅游,走进龙脊山上的壮寨,如果能喝上一碗壮乡人亲手酿制的龙脊水酒,享受壮乡人的热情招待,便可算不枉此行了。

   龙脊水酒是壮乡人特有的酒中佳酿,其味甘甜爽口清香悠远,专门用以招待远来贵客,曾让许多游客在一碗碗的甘甜醇香中醉倒在壮寨的青山绿水间,让人回味,让人留恋。

   岁末之时,不少壮寨人家又纷纷酿制起待客的水酒。记者走进壮寨,大步赶着去畅尝一碗醉人的龙脊水酒。

   清泉酿制,甘甜醇香

   冬日里的龙脊群山连绵,静美悠远,暖暖的阳光尽情地倾洒在漫山遍野之间。在山脚下一个叫金江村江边屯的壮乡小寨里,村民们有的扛木劈柴、有的烧火熏肉、有的酿起水酒,开始为春节忙碌起来。

   在村角一处吊脚楼里,63岁的蒙翠秀老人和女儿蒙建庭正坐在火炉前,生火烧饭,开始酿制传统的龙脊水酒。“春节马上到了,酿点水酒用来招待我们壮家的客人。”蒙翠秀笑着说。老人告诉记者,龙脊上的壮家人热情好客,素爱饮酒,且无论男女皆有一定酒量,所以迎接贵客必以水酒相待,特别是要拿出家中珍藏的水酒对饮才算礼数周到,希望可以“喝一碗龙脊水酒,交一个知心朋友”。

   “酿酒的主要原料是这里优质的糯米、酒饼和龙脊山上的泉水。”蒙翠秀说,“龙脊水酒”酿造工艺简单,壮乡男女基本都会。先将糯米在头晚浸泡发胀,第二天用水淘过,装进木制的甑子,再将甑子放进铁锅烧火来蒸,等甑子上冒出蒸汽流出“眼泪”时,糯米饭便算蒸熟了。然后将糯米饭倒进铁盆里,摊开并淋入冷水放凉。此时,趁着空闲,可将上山采集一些草药等制成的酒饼擂碎,待糯饭放凉后,按照5斤糯饭1个酒饼的比例撒入,拌匀;然后装进酒坛里,根据当地温度情况,任其发酵三四天或十来天。充分发酵后,再按照一斤米一斤水的比例加入从山上挑回的泉水,再密封,一个多月后便可揭盖而饮,因为其无需蒸馏,故称水酒。

   “这酒密封得越严越久,酒味就越浓越香。”蒙翠秀说。如果酒坛密封得好,可放地窖里或埋在地下数年而不变质,这时的水酒滴而成丝,醮之粘手,饮之甘甜醇香,沁人肺腑,是龙脊水酒中的上等佳酿。

   壮家的女儿红,醉人不倦

   正说着,蒙翠秀悄悄走进堂屋后一个小房间里,搬出一个小坛子,在屋内寻来一根木棍,轻轻敲开用黄泥密封的酒盖,顿时一缕缕甘甜的酒香飘出,往里一看,水酒呈淡淡的橙色,但橙而不浊。老人找来大碗,双手捧坛,一碗一碗给记者一行人倾倒。记者把碗饮之,果然甘甜如醴,清香绵长,让人喝了一碗还想再喝一碗。

   “这些酒是重阳节那段时间酿的,只藏了三个多月,还不算上好的水酒。”蒙翠秀微笑着说。重阳节前后,气候温和,温度适宜,正是酿造“龙脊水酒”的最好时机。彼时,壮家人一有空闲,总要酿上几坛珍藏起来,所以“龙脊水酒”又被称为“重阳酒”。

   闻着满屋飘逸的酒香,记者想再讨一碗,却被当天随记者同来的友人小张笑劝:“水酒虽甜,切莫贪杯。”小张一边品尝水酒,一边和记者聊起当年的轶事。原来小张是南宁人,十多年前与朋友一起上龙脊一位大学同学家游玩,在青山绿水的诗情画意中,初尝龙脊水酒的甘甜醇香,几位年轻小伙子欣喜豪迈。在主人家的盛情相劝下,一碗接一碗,一巡更一巡,不知不觉中,沉醉在壮家人的甜酒浓情里,呼呼睡过两日才醒。

   “这些壮家的水酒,入口甘甜,是平时小酌和保健的好酒,但其后劲很强,稍不注意便容易一醉而倒,数日方醒。”小张笑着说。当然,龙脊水酒虽然醉人,但没什么酒气,醉了不上头也不会吐。或许因为与壮家的水酒结缘,又或许是因为热爱龙脊里的山水风光和民俗风情,此后一直对龙脊念念不忘的小张索性就定居龙胜,一有空闲便拿起相机纵情山水之间。

   “我们的龙脊水酒,除了日常待客,也是娶妻嫁女的必备酒品,可以说是壮乡的女儿红呢。”蒙翠秀的女儿蒙建庭笑着说。以前壮寨里谁家儿子女儿长成,父母往往提前一两年甚至几年事先将水酒酿好,埋藏地下,待到儿女结婚时挖出用以宴请宾客。蒙建庭仍记得十多年前自己出嫁时,母亲蒙翠秀为她酿制了三四百斤的龙脊水酒,亲友们在她结婚之日趁着喜庆相互劝酒,不少人都醉卧在她家的小楼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