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方志动态

吴金银起义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7-05-02 14:47:00  | 来源:《龙胜县志》

  清王朝对桑江地区采用“开辟苗疆”的方针,于顺治末期(1657~1661年)在义宁县司坪置桑江司。治理桑江,开始直接对桑江各族人民严加统治和盘剥,农民苦不堪言,怨声载道。  

  起义前奏  

  乾隆三年(1737年)平坝寨农民吴金银积极开展起义的准备活动,他和庖田寨侗族石金元及其儿子吴老贼等,四处发动联络各族的民族领袖,如苗族张老金、蒙甲弟,瑶族杨老襄、凤淑宇,壮族廖仕英、黄华虑,汉族徐延枢,及湖南绥宁、城步两县的侗族农民粟贤宇、苗族杨清保等,策划武装起义。他们以“挖窖敛钱”集聚民众,参加人数不多,便改用“出现真命天子”的策略来发动群众。在距平坝寨30里的冷江瀑布水帘内边洞中,置一身披戏服草人,头戴假面具,下午时分,斜阳射照水帘,闪闪熠熠,若动若静,呈现一种神秘气氛,便道此乃“帝王”在里面“坐朝”。这样一传十,十传百,方圆几十里内各族群众纷纷前来拜王(后人将此地命名为拜王滩)。吴金银乘机宣传清廷苛捐徭役盘剥百姓,号召大家起来反抗清廷。  

  经过一年多的发动群众工作,便形成了一个以桑江北部侗族地区为中心,东至张家、芙蓉、里市和延西(今资源县)东部的苗族地区,南至平黄、石甲,西至怀远(今三江县)的斗江,北至湖南城步县的横岭、莫宜,西北至绥宁县的黄桑坪、界溪和黄柏(今属通道县),纵横二百多里,参加义军的有千多人。  

  乾隆五年初,桂林知府和义宁知县对桑江地区抗捐税的活动,有所传闻,便派倪子龙为催粮官到桑江探听消息,吴金银安排义士当轿夫,为催粮官抬轿,抬到坪坝上的凉亭对,把催粮官连人带轿扔下深潭,几名卫士也只剩一人逃脱(后人称此亭为“亭坝官”,坝:侗语为丢)。5月初,桂林巡抚即派义宁知县倪国正、临桂县丞吴副昌、吏目鲁器、蔡多奇和外委千总潘贵等,率堡目、堡卒等前往“招抚”,与吴金银、石金元在石村谈判。吴金银等不因倪国正等劝降与恐吓而动摇,进行针锋相对的斗争,最后在忍无可忍的情况下,把这些人坑杀了,只有蔡多奇驻瓢里作联络,只身逃脱。此事惊动了朝廷,也鼓舞了各族群众与清廷斗争的勇气。群众纷纷参加义军,同时湖南绥宁龙家溪侗族农民领袖粟贤宇等亦率领侗、瑶、苗、汉族农民起义与桑江方面起义军紧密配合。5月22日(农历四月二十八日),辰源道杨辅臣和靖州副将姜派遣绥宁分防把总欧国璋、城步新寨把总李三省、风界外委把总邓岐山、横岭巡检王涂等去劝降,亦为义军处死。次日,义军围攻城步新寨,把游击许天良等围困,并联合莫宜洞苗族军统一活动,攻破清兵营盘,付之一炬。至此,反清义军激增至万人。  

  血战清兵  

  6月两广总督马尔泰奉命遣兵四千多人进剿义军,马尔泰坐镇桂林,广西巡抚安图,提督谭行义和桂林知府张永焘亲临前线指挥。兵分三路,云集桑江地区。一路以梧州副将许应虎为首,由瓢里从西侧向义军根据地北区进攻;一路以参将张森率领,由贝子从北翼进击;一路以游击杨刚率领,从龙胜向东北区进攻。当时,右江道后官总制黔西李锡秦,思恩府同知王簿,柳州知府吴秉正、桂林通判汪上升、平乐同知钱志和、宣化县知县宋厂、灵川县知县朱红、梧州府同知宋齐馨等等,都奉令调兵参加这次大“围剿”。义军首领吴金银亦调兵遣将进行防守。为了赢得时间,采取了军师杨青保的疑兵计,以侗白布涂上红蓝色缀连,扎成龙形,沿才莽、独境山岭蜿蜒盘缠,随风舞动。并在晚间以数十人挑着挂起十多盏灯的长竹杆,在山岭走动,使清军疑为义军众兵布防。在瓢里界屯兵月余,不敢贸然进攻。  

  7月23日(农历6月23日),清兵开始进攻,派“提督专驻石村以观进取……六月三十初战于平黄、江口。逆命次子吴老贼(吴金银的次子)伪称小将军,督军前距中炮死”,义军首战告捷,军心大振。闰六月初二(7月25日),清兵又在平黄山遭义军伏击,义军击毙千总冯选、外委廖定邦、石永贵和谢策等清官兵90名,击伤74名,“失去”43名,缴获大炮五门此役,歼灭许应虎部官兵三分之二以上。两广总督马尔泰和副将许应虎因此受高宗的训斥。  

  湖南绥宁方面的战事亦起,镇箪总兵刘策名,派姜湍曾和衡州副将冶大雄、永州游击殷启龙等率兵3000,分三路向义军进攻。六月二十九日,义军从界溪(今绥宁县桑坪乡)转移至白水,与清兵交战,击毙靖州千总张文英、把总王宗江、常德把总张童等人。另一部义军驻扎在竹盆山(今城步县竹盆林场),在龙开口布防,当清兵殷启龙、姜湍曾率领部队进攻时,义军“下木石如雨,死者数百,官军大溃。据长塘者亦积木石山上,粤(湘)军数月不能进”。  

  8月7日(闰六月十五日),义军向驻扎在才莽山上的清兵进攻,采取四面包围两面突进,清军被打得溃不成军,死伤枕藉。义军乘胜袭击忻城土司率部的营盘,使之龟缩营内不敢动弹。当时广西布政使杨锡绂在其《进剿义宁逆苗条例》中哀叹:“查石村一路为贼众集,并力死拒之地。故我兵四千,相持一月,尚不能取胜”。  

  张老金、蒙甲弟率部在芙蓉、江底诸寨驻扎布防,顶住了清军张森部的进攻,双方对峙两月余。  

  8月16日(闰六月二十五日),贵州总督张广泗从黔赴京。至途中,高宗命令他留驻湖南城绥,统一指挥桂、湘、黔等三省兵力,“围剿”义军。9月17日,张到达绥宁,统率三省兵力1.3万余人,分五路向义军进攻。10月4日进攻兰山(今城步苗族自治县南山牧场),10月18日攻竹林寨,义军栗贤宇被俘。  

  10月26日,桂湘两省清军进攻通水、平溪等寨(今城步县平林乡的通水和江头司乡的江头村)。义军抵抗数日,由于内奸叛卖,瑶族义军领袖风淑宇和王老陇在阵前牺牲,杨老襄被俘。  

  桑江方面的战况亦激烈。9月7日清军两路合击东区白崖,义军将军蒋进禄和军师蒙甲弟等英勇牺牲。次日,清军攻占里市,铜将军粟老焦壮烈牺牲。苗族义军首领张老金扼守张家寨,阻挡了清军的势头。后来,清军张霖从芙蓉而下,杨刚从洞头而上夹击张家寨,义军将领杨盛聪、杨盛仁和吴正让等被俘,张老金、吴再元率余部转移北区小江。  

  桑江北区战场,清军推进至甲业、大段,吴金银组织义军夜袭劳一冲(平坝对面),歼灭清军数百人,清军撤退石村。稳住了根据地。半月之后,清军又从石村沿河而上推进,湘军则从湖南城步县长安营向小江进攻,另一路从麻龙、传素向庖田、平坝、广南进攻。义军逐山逐寨地抵抗,但因寡不敌众,庖田、广南各寨先后失守。清兵便沿着山梁包抄平邓、龙坪。9月21日,清军攻占独鳌,次日占独车。吴金银率部退至固洞坝王,命令石金元率主力乘夜穿插湘、桂两军之间转移到琉璃山,吴便亲自在坝王山阻击清兵。坝王山形势险要,三面悬崖陡坡,后面靠森林,只有一条小路可通。清军拥至石山下难以攀登,用箭射击山上的义军。义军扎了许多草人围成草人墙,一连两天,义军收集了大批箭。9月25日拂晓,义军数十支弓箭突然向山崖下的清兵射击,箭如雨下,射死射伤了大批清兵。清阵扰乱,吴金银乘机率部从后山小路潜走,绕了一个大湾亦抵琉璃山会合。  

  桑江北区诸寨的义军全部撤走之后,清军即去各村寨偷袭村民,大肆抢掠、奸淫、烧寨,20多个村寨被化作灰烬。凡见成年男子都要抓走,押到显东和枚烧(龙坪山梁上)两地,进行惨绝人寰的大屠杀。屠杀前的“审问”就是一句话:“你是白是黑”(即意是拥护朝廷者为白,参加义军者为黑)。当时侗族人民不懂官军问话的意思,照念后面的“黑”字,便拉去杀头。其中也有一些被俘义士故意说“黑”的,因而被斩杀的人很多,显东和枚烧(龙坪山梁上)两地山沟血流成河。现在当地人说:听祖先说,该地流淌的锈水是200年前烈士的鲜血。  

  9月26日,吴金银到达琉璃山。27日在琉璃与清军激战,在阵前作战负伤被俘,吴老留、石道成、吴中科等人亦被俘。石金元率义军余部撤至湘、黔边区,继续从事反清斗争。  

  战败浩劫  

  清军对被俘的义军首领施以酷刑。吴金银、杨老襄处以“寸殛病毙”,张老金以“戮尸枭首”,连在狱中被折磨死了的粟贤宇和杨清保,仍加“戮尸枭首示众”。义军家属则发配给功臣为奴。被清兵杀害者992名,义军家属被抓者995名,被俘义士336名,所谓“投诚”者346名。  

  桑江地区原属义宁县,清廷认为桑江“虽曰边微,实粤西之藩篱,桂林之肘腋”,为刑政所不及,原设之桑江司巡检未足以资弹压”,遂于乾隆六年(1741年)设龙胜厅,派“理苗通判”驻辖,设副将、都司、守备各一员,千总4员,把总8员,外委12员,兵丁887名,建龙胜、坪金(今广南城)石城两座。龙胜驻通判与左营副将、都司、巡检、千把外委、兵339名。广南右营驻守备、千把外委、兵184名(广南司巡检驻瓢里)。龙胜分7汛39塘,石村驻兵74名、独车驻兵80名、小江驻兵48名、荚蓉驻兵85名、贝子驻兵19名、龙甸驻兵30名、瓢里驻兵28名,另金钱隘设堡目1名、保卒8名,贝子堡设堡目1名、保卒75名。随之便是“清叛产”,没收了“叛产”3103.14亩水田作“官田”(平坝、广少、广南等地全部田被充公),交百姓租种,每年向官方交纳租米2395.9197石,附征侠役食官租米175.79石,征收的谷、米均由百姓无偿挑运至厅城或兵营。  

  转战湘黔  

  桑江地区驻扎清廷重兵,石金元、戴老四和石金桥带领义军余部转移湘、黔边区。乾隆六年(1941年)正月初八日进贵州六背山。贵州提督张广泗奏折云:“至便蒙寨设坛书符杀猪放炮祭旗,于二月二十七日打旗执械劫烧赛稿司邑所,三月初一日攻入永从县,官兵抵,敌杀毙兵丁四名,伤兵丁二名,又杀毙百姓十余名,失去大炮五位”。知县张辑绪、守备刘策升弃城逃命。此次攻城得胜,得到潘黄(老),上黄等寨侗族和苗族群众的支持,不但保证了义军的给养,还与义军并肩作战攻城。  

  乾隆帝闻奏即命黔省提督张广泗为“三省经略”,调广西提督谭竹义来黔协助,命湖南提督王元堂等督三省官兵,夹击义军。义军终因寡不敌众,苦战3个多月,于八月被清军击溃,石金元、戴老四等被俘,被押送省城贵阳,英勇就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