更多>>方志动态

红军长征过龙胜资料汇编(节选)

作者:管理员   | 发布时间:2015-11-09 17:25:00  | 来源:

编 辑 说 明                                            

 

龙胜各族自治县位于广西壮族自治区北部,越城岭南麓。境内河溪纵横,山峦迭翠,居住着侗、瑶、苗、壮、汉五个民族。一九三四年,中国工农红军长征中,第一方面军于十二月上旬通过县境东北部,历时十天,留下了许多珍贵的文物、文献和遗址,以及许多生动感人的事迹。及时地征集、整理这些史料,对于研究党史、现代革命史、宣传红军的光荣业绩、进行革命传统教育,都有着十分重要的意义。为此,我们在中共桂林地委党史办领导和中共龙胜县委党史资料征集小组的具体指导下,经过三年多的工作,将史料基本征集到手,并编辑了这本《红军长征过龙胜资料汇编》。

这本资料汇编,内容包括红军长征过龙胜概述、红军文献遗物、回忆录、参考资料、红军长征过龙胜故事、史实考证、大事记和附录共八个部份。这本资料汇编由梁星同志执笔整理、编篡,伍兴越等同志审阅定稿。参加本资料征集、整理、汇编工作的有廖炎、刘玉兴、蒙芬、杨金邦、陈瑞华、杨 莲、陈善、杨永明等同志。

在汇编这本资料过程中,得到县文化局、县文物管理所、县档案馆、灌阳、全州、兴安、资源等县党史办、湖南省通道县党史办和县内知情人士的大力协助,在此谨致谢意。

本汇编采用的资料其题注和文中注释,均放在当页之末。资料中原有的注释,均标明“原注”字样。资料中的误字错字,编者改动的,用“〔 〕”标出。属明显的漏字,编者加入的,用“〈  〉”标出。确实难以辨认的字,用“□”标出。凡整段采用的,在标题后面用括弧注明“节录”;不足一段的,注明“摘录”;全文采用的,则不再注明“全文”。标题下原无著作年月日的,则用括弧标出。

由于我们水平有限,加之时间相隔较远,对史实的认定和介绍,遗漏、错讹之处在所难免,敬请读者批评指正。

本资料汇编辑录的部分参考资料和不少史料,有的未正式发表过,故本书属内部资料性质,请勿公开引用,并请注意保存。

                                编     者

                              一九八六年六月

 

第一部份  红军长征过龙胜概述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上旬,中国工农红军第一方面军突破了敌人设置在湘江沿岸的第四道封锁线后,翻过老山界,分三路自东而西通过龙胜东北部。中路为中共中央,中央军委和中央政府机关组成的第一、第二纵队,第八军团第二十一、第二十三师和后卫第五军团第十三师;左路为第三军团第四、第五、第六师;右路为第一军团第一师。总计三万多人。

一、红军长征过龙胜的时间、路线

湘江战役后,红军避实就虚,沿着湘桂边境山区西进。首先进入龙胜县境的,是左路第三军团第四师第十二团。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五日,中央军委在兴安县的塘洞(今属资源县)获悉,桂敌第七军正向龙胜方向运动,敌前锋第十九师已进抵龙胜官衙(今和平街),正向龙胜县城推进,有在马堤一带阻击红军的意图。即命令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二团由兴安县中洞出发,即日赶到龙胜县境的马堤河口、八滩布防。

十二月六日,中路中央军委第一纵队(即野战军司令部)和左路第三军团进入龙胜县境。其路线是:军委第一纵队,由兴安县塘洞出发,经灰山、满山溪、猴背、花桥到达龙胜县江底。第三军团前卫第四师,从兴安县中洞出发,经竹林界进入灵川县新寨,然后翻越才喜界,到达龙胜县矮岭、周家一带。

十二月七日,军委第一纵队在江底休息。第三军团第四师推进到马堤河口、八滩架设浮桥,作渡江准备;前锋第十二团于下午五时左右进至寨纳(今泗水街)布防;军团直属队及第五师由兴安县新文出发,取道孟等界、李家、银矿山(李江)到达龙胜县江底、泥塘地域;后卫第六师当天留守兴安县中洞,向大溶江、灵川方面警戒,于十七时取道才喜界、黄家寨、黄毛坪到达龙胜县矮岭、矮岭河口宿营。

十二月八日,军委第一纵队,由江底出发,渡桑江,经接龙、牛头寨、地林头、龙塘坪、田湾、塘坊,翻越黄强界进到洛岩、秧地(即坳头)地域。第二纵队,由兴安县花桥(今属资源县)、猴背出发,经界碑、白竹到江底,然后沿第一纵队路线进至田湾、塘坊地域。红三军团主力推进至里排、马堤街地域,并派出一个团进到碧林、坪寨一带。第六师在矮岭河口地域迟滞追敌;第四师第十二团,于下午五时许在寨纳附近与桂军第十九师第五十六团激战一个多小时。红一军团主力(军团部及第一师)由湖南省城步县茶园出发,经五团、芙蓉、布弄、中洞,到达里木、白竹坪一带。第五、第八军团分别从兴安县塘洞、满山溪出发,经猴背、花桥、界碑、白竹、进至龙胜县江底、龙塘坪地域。

十二月九日,各军团在龙胜县境内西进。其行动路线是:军委第一纵队由洛岩、秧地出发,经湖南省城步县五团,翻越九斗界,到洋湾、潘寨宿营;第二纵队由田湾、塘坊出发,沿一纵队路线进到芙蓉、横水地域。红三军团从里排、马堤街出发,分二路推进;主力经牛头、百湾进至朗其、大湾、新寨、老寨一带;第五师完成扼守马堤通往碧林要道的任务后,下午三时撤至下碧林、白岩一带宿营;第四师第十二团,在马堤河口、鸟坳、万人界、杉木坳一线与桂敌激战后,于下午四时左右翻越牛头界,到碧林一带宿营;第十、第十一团,赶到石村河口、独境布防。红一军团主力由里木、白竹坪出发,翻越新坳界,经东社、昌背、甘银冲,到达广南、平等地域。第五、第八军团由江底一带出发,沿军委第一、第二纵队路线,进至东寨、洛岩、木林冲、芙蓉地域。

十二月十日,各路红军在龙胜境内继续西进。军委第一纵队,由潘寨、洋湾出发,走连洋冲翻越鸡心界,经太平、平熬进至龙坪寨;第二纵队从芙蓉出发,沿红一军团路线进至广南寨宿营。红三军团主力,从朗吉、老寨、大湾一带出发,经凉坪、石地、平黄到江口;第五师由碧林、白岩出发,经石京到江口与主力汇合,然后经石村河口到达独境、庖田、广南城一带。红一军团主力从广南、平等出发,走寨江冲翻越广西壕,经平溪到达湖南绥宁县流源(今属通道县)地域。红五军团由东寨、洛岩出发,经湖南省城步县五团,翻越九斗界,到潘寨宿营。红八军团由芙蓉出发,沿军委第二纵队路线进至昌背、广南地域。

十二月十一日,各路红军分别翻越广西壕和凉伞界,离开龙胜县境进入湘西。各军团行军路线是:军委第一纵队从龙坪出发,沿红一军团主力路线到达湖南省绥宁县流源地域;第二纵队由广南寨出发,经南斜走盘胖翻越凉伞界,过传素,到达湖南省绥宁县辰口(今属通道县)。红三军团由独境、广南城  出发,分两路前进。一路(主力)到广南寨后,沿军委第二纵队路线前进,到达湖南省绥宁县长安堡(今属县通道);一路经普团,西腰到达湖南省绥宁县陇城(今属通道县)、其后卫部队在克明、独境、庖田一线与桂军第二十四师激战整日。第五军团由潘寨出发,经中洞、白竹坪、翻越新坳界。到达昌背地域。第八军团从昌背一带出发,经甘银冲到广南寨后,沿红三军团主力路线进至湖南省绥宁县马龙、辰口(今属通道县)

地域。

十二月十二日,第五军团由昌背出发,经甘银冲、广南寨、盘胖。过栗子界进入湘西。第三军团后卫一个团,完成阻击任务后,走普团、西腰向湘西方向赶主力。

十二月十三、十四日,红军收容部队继续通过龙胜县境。最后一支收容部队百余人,十四日中午在平等寨江被桂军袭击后,翻越广西壕进入湘西。

红一方面军长征过龙胜历时十天十夜,征程九十多公里。

 

严惩纵火敌特

红军长征进人龙胜县境后,国民党反动派为了离间少数民族与红军的关系,派遣特务混入红军宿营地,纵火焚烧民房,嫁祸于红军。

十二月七日,红三军团宿营地泥塘村起火,经红军抢救后,仍烧毁民房一座,红军救济灾民七十块大洋。

十二月八日,红色干部团宿营地圳头(即尖顶寨)起火,红军奋力抢救,仍烧去民房一座(三间半),红军救济灾民一百多块大洋。

十二月九日,军委第二纵队宿营地布弄起火,烧毁民房三座,红军救济灾民一百多块光洋。同日,红三军团某部宿营地牛头寨起火,烧毁民房一座,红军救济灾民一百块大洋。

十二月十日,军委第一纵队宿营地龙坪寨和第二纵队宿营地广南寨同时起火,经红军奋力抢救后,仍烧毁民房四百多座(龙坪两百多座、广南两百多座),红军在龙坪发款救济灾民。同日,平黄、江口、小江都发生火灾,红军在小江救济灾民三百多块大洋。

这些连续不断发生的火灾、不仅给群众造成极大的损失,带来了生活上的困难,而且给红军在政治上和经济上也造成极大的损失。

对于这些火灾,中央军委十分重视。十二月七日,红军总司令朱德同志在江底发布命令,要求各军团首长和政治部,在到达宿营地后及离开宿营地前,都要巡视检查;规定各连要值班,一遇火警,务必设法扑灭,并救济受灾群众;纵火奸细一经捕获,应经群众公审后立即枪决。十二月八日,红色干部团宿营地圳头发生火灾后,军委分析了情况,认定各营地发生的火灾,是有人纵火造成的。要求干部、战士以高度的政治警觉性来查明纵火者;同时,要求各连队组织救火队,排和班中也建立了救火组织;并规定每到达宿营地,先要准备好救火工具,以营为单位组织巡查消防队,防止火灾发生。

尽管红军采取了严密的防火措施,宿营地火灾还是不断发生。十二月十日晚的龙坪大火和广南大火,更引起军委的重视。龙坪大火是在晚上七、八点钟发生的,始是一处起火,接着就有两三处同时起火;而且,一些火源是在无人住宿的房子里发生的。当时,毛主席、周副主席和中央军委的其他负责同志都住在龙坪。大火发生后,周副主席一面命令部队提高警惕、加强警戒,凡属可疑人员一律拘留审查,命令干部团奋力救火;一面召集几位首长露天站着开会,研究对策。周副主席分析情况后说:“可以肯定这火是敌人放的,敌人企图用这种卑劣手段来证实他们那种‘共产党杀人放火’的无耻滥言。挑拨破坏我们与群众的关系,我们一定要把放火者查出来,揭露敌人的阴谋诡计”。当晚,红军在龙坪抓获了三个嫌疑分子,经过保卫部门的调查审讯,证实其中两人是国民党派来的纵火特务。第二天早上,中华苏维埃共和国国家保卫局在龙坪召开群众大会,邓发同志在会上宣布了这两名特务的罪行,揭穿敌人的阴谋诡计。在群众的强烈要求下,红军当场处决了这两个纵火特务,并发放银元,救济受灾群众。

通过龙坪大火,人民群众更加认清了国民党反动派的反动本质,也进一步认识到,只有共产党、红军才是人民群众的救命恩人。

 

沿途战斗

一九三四年十二月上旬,红军突破敌人设置在湘江沿岸的第四道封锁线后,打破了敌人妄图在湘水以东消灭红军的计划。蒋介石急令追剿红军的中央军和湘桂军重新部署,执行湘水以西作战计划。湘军何键将其所辖的追剿部队重新编为第一、第二两个兵团,迅速向新宁、城步、绥宁和西延地区调动;桂军也将其所辖的两个军编为第一、第二两个追击队。迅速向兴安、龙胜和三江转移。两军配合,前堵后追,左右侧击,妄图在桂、湘、黔边给红军以歼灭性打击。

龙胜县政府,也积极配合桂、湘两军对红军进行堵击。抽调原在桂军第七军第二十四师第五十七团任营长的黄人超回龙胜担任民团副司令,组建民团,划区布防。把镇南、江底、泗水、芙蓉、马堤划为东区民团防线,由黄人超亲自指挥;石孟、宝地、广南、平等、蒙江划为北区民团防线,由鲍钧(宝地乡民团大队长)指挥;西区民团作为预备队,机动使用。并命令江底民团防守银矿隘;芙蓉、马堤民团防守九斗隘;黄人超亲率泗水民团及特编一大队防守江底岩门险隘,妄图阻止红军进入龙胜境内。

(一)突破民团防线,红军进入龙胜

十二月上旬,红军越过越城岭中段分支老山界后,分三路向龙胜挺进。防守在各要隘的民团,慑于红军的强大威力,胆颤心惊,有的一触即溃,有的不战而逃。十二月五日,红三军团第四师第十二团,奉命为前卫,由兴安县中洞赶到龙胜县马堤河口布防。当路过才喜界时,遇到民团预备队在防守,红军念其多为受骗和胁迫而来的苗瑶同胞,不便强攻,只叫瑶族向导盘贵荣上界喊话,讲清红军和瑶民是一家人的道理,瑶胞即撤离阵地,拆除路障,让红军通过。民团队长刘兴发企图顽抗,被红军抓获,就地枪决。在江底岩门险隘布防的民团副司令黄人超,不敢迎战,闻风而逃。黄怕其上司绳以军法,便谎报与红军“血战五日夜,弹尽援绝逐退泗水待援”。防守在银矿隘和九斗隘的民团,也不战而逃,红军毫不费力地突破了民团设置的一道道防线,进入龙胜县境。

(二)泗水、马堤河口阻击战

十二月七日,红三军团主力推进到矮岭、白面、周家一带,野战军司令部获悉桂军第二追击队(第七军)前锋第十九师已到达龙胜县城,并继续向寨纳(泗水)、马堤方向推进,妄图在马堤一带堵击红军。其后续第二十四师也到达了义宁县的五通(今属临桂县)。为了阻击桂军,司令部命令红三军团第四师到马堤河口一带布防。四师以十二团为前卫,布防在寨纳和鸟坳一带,控制由寨纳通马堤的交通要道。这时,桂军第五十六团已进到里骆一带,两军相距仅七、八华里。八日清晨,驻防寨纳的红军派出一个三人侦察小组,沿江而下,八时左右深入到里骆平寨对河侦察敌情。宿营在平寨的桂军一个连,正在村头小学操场集合,敌正副连长站在队前观察地形,红军侦察兵在思良坳举枪瞄准其中一个开了一枪,把副连长莫少卿击毙。桂军惊慌失措,乱成一团,马上登山、修筑工事防守。待敌第五十五团赶到后,才集合整顿队伍。接着敌以五十六团为主攻,五十五团为策应,沿河两岸而上,夹击寨纳。红军当即撤出寨纳,抢占寨纳寨背和寨头高地,阻击桂军。当寨头红军占领水牛塘附近高地时,桂军一个营也抢占了寨纳寨背的一座小山——从包。敌人用机枪向水牛塘附近高地的红军猛烈射击,红军英勇还击,激战个多小时后,红军向岩底方向撤退,由于地形对敌人不利,桂军亦不敢追击。寨纳战斗,击毙桂军官兵二十余人,红军伤亡了三十多人。

 

 

下午三时许,桂军第五十六团向鸟坳进攻,红军英勇阻击,一直战斗到黑夜降临。敌强攻失败,便登上三百包和坳底包,隔着一条几百米宽的大冲向据守在鸟坳的红军彻夜射击,红军不予理睬,桂军也不敢前进一步。

次日(九日)上午八时左右,桂军第五十五团由沂潭、寨纳出发,分三路进攻马堤河口渡江之红军。十时左右,在八滩与红三军团第五师接触,激战个多小时,红军退出河口阵地,往马堤方向且战且退。由于渡桥被敌人占领,红三军团第五、第六师尚有五、六百人无法过江,其中有三百多人,退至张家河口涉水过江,之后,沿小河而上,翻张家界,往布弄方向追赶主力,余为敌所俘。

当天,据守在鸟坳的第四师一个团也与桂军第五十六团激战一个上午,直到军团主力已通过马堤街,完成阻击任务后,才撤出阵地。敌仍紧追不放,红军转移到牛头岭的万人界和百湾的杉木坳后,在两处各留下一个排,选择有利地形阻击尾追之敌,杀伤敌人数十人,红军伤亡十多人。

十三日早上,红军一支收容部队百多人,在潘寨河边集合出发时,遭桂军第五十六团三面袭击,伤亡三十多人。

寨纳、马堤河口阻击战,历时两天两夜,粉碎了敌军在马堤一带腰斩红军主力的阴谋,保护了军委第一、第二纵队和第一、第三、第五、第八军团通过马堤地域。

(三)石村河口、克明、独境阻击战

左翼红三军团完成寨纳、马堤河口阻击任务后,经牛头寨、崇林、大湾、凉坪向石村河口前进,当时,驻瓢里的桂军第二十四师正向石村方向推进,有在平等一带截击红军的意图。红三军团派出两个团急行军至石村河口和独境布防,控制由石村通向平等的两条交通要道。

当天(十二月九日)下午四时,桂军第二十四师前锋第七十二团也来到石村,并派出部队到距石村河口仅三华里的邓家坳警戒。晚上,红军也派出部队到邓家坳警戒。十时许,两军警戒部队在邓家坳接触,双方各抢占有利地形,对峙到次日天明。次晨(十日),红军在大雾的掩护下,向敌发起猛攻,掩护主力通过河口。十一时左右,敌第七十二团以两个营和一个炮兵连的兵力,向河口通道猛烈攻击。通道受阻,红三军团第五和第六师中断前进。下午六时,红军驻防独境的部队派出一部增援河口,从左侧向邓家坳之敌发起攻击,敌人溃退,第五、第六师又继续通过河口要道,向克明、庖田、广南城进发。时至黄昏,第五、第六师全部通过,阻击部队完成任务后,乘夜幕降临,撤出阵地,河西之部队撤向独境,河东之部队撤向克明、庖田。

十一日,桂军用三个团的兵力,分兵两路,进攻驻防克明、独境之红军。一路为敌第七十团,由石村出发,沿石村至独境之大路进攻独境;一路为敌第七十一团,沿平等河两岸而上进攻克明。敌第七十二团为后备队跟随推进。驻守将军岩和克明之红军,凭借将军岩的有利地形,奋起阻击敌军,双方展开争夺战,激战个多小时后,红军退至克明南面险隘,继续阻击敌人,由于红军英勇顽强,敌人无法突破红军防线。后来敌第七十一团以第一、二营从左侧高地向红军阵地迂回侧击,红军两面受敌,于是拆毁便桥,设置障碍物后,便向庖田方向撤退,红军撤至庖田,在南岳寨脚涉水过平等河,占领南岳对面的马鞍坡等高地。桂军追到南岳扑了个空。由于红军已占领对河高地,又隔着一条平等河,敌便不敢再追击。

进攻独境之敌第七十团,也遭到红军的猛烈阻击。红军凭借有利地形,与敌迂回激战两小时。下午五时左右才撤出阵地,且战且退,向宝地、西腰方向前进。十二日,红军在西腰留下一个排埋伏在董里山腰隘口,阻击尾追之敌第七十团。直至下午六时,红军将道路挖断,设置障碍物后,主动撤出隘口,从容地通过西腰进入湘西地域。

石村河口战斗,历时三天三夜,保卫了中央军委第一、第二纵队和各军团主力安全地通过平等进入湘西地域。在战斗中红军伤亡了三十多人。

(四)寨江战斗

十二月十四日,红军一支收容部队约一百多人,于中午时分到达平等寨江弄午饭吃。桂军第四十三师一个团追到,分三路包围红军。战斗一个多小时后,红军经寨背山且战且退,然后经陇团过广西壕进入湘西。这次战斗,红军伤亡七人,被俘四十多人。

 

各族人民怀念红军

红军长征过龙胜迄今已五十周年了。五十年来,龙胜各族人民怀念红军的活动从来没间断过。

红军长征过龙胜,战斗频繁,生活艰苦,近百名红军战士为革命献出了宝贵的生命,他们的鲜血染红了龙胜的山山水水,他们的尸骸散遍了龙胜的沟沟弄弄。敌军过后,沿途各族人民自觉地行动起来,捐工献料,掩埋了烈士的尸体,有的还立下标记。每逢清明时节,附近群众,便到烈士墓前虔诚扫墓。解放后,各族人民当家作主,过上了幸福的生活,人民饮水思源,倍加怀念为革命牺牲的先烈。他们在各级党委和政府的领导下,又把分散掩埋的红军烈士的骨骸集中起来,分别在李江、芙蓉、布弄、中洞、里木、琉璃、牛头、平等等地建立红军烈士墓(塔)。每逢清明节,机关干部、学校师生和各族人民群众,纷纷到烈士墓前扫墓,敬献花圈,悼念革命先烈。

红军长征过龙胜时,还留下了数十名红军伤病员,他们受到各族人民的保护、治疗和护理。伤病痊愈后,有的返回了红军队伍,有的回了原籍老家,有的在侗寨苗(瑶)村落了户成了家。在我县落户还健在的有吴可义、陈明立、张金福、李明、刘成春、陈正邦六位同志。他们的生活都得到了党和政府的关怀和照顾。

红军书写的大量标语和散发的传单,虽经反动政府强令群众抹掉和清乡搜缴,但很多仍为各族群众保护和保存下来。迄今保存在各地的红军标语共有十六条,这些标语现在都列为县人民政府重点文物保护单位;已征集到的红军遗物五十三件,均珍藏在县文物管理所。 (自治区博物馆和展出部份不计在内。)    

各族人民怀念当年领导红军过境的朱德、周恩来、毛泽东、彭德怀等同志。在红军长征过后的第二年(即一九三五年,农历乙亥年)正月,有个署名为黄孟矮的瑶族同胞。在红军经过的才喜界观音顶石岩上,勒石赋诗一首,以资怀念。诗曰:

“朱毛过瑶山

 

官恨吾心欢

甲戌孟冬月(按:一九三四年为农历甲戌年)

瑶胞把家还

                        黄孟矮  乙亥正月

时过恩人

朱  德

周恩来

毛泽东

彭德怀”

从这首诗中可以看出,瑶族人民对党和红军领袖是多么地怀念和热爱啊!现在这首诗已制出复制件,分别展在县、自治区博物馆和中央革命军事博物馆里。